好朋友只是朋友

  • 文章
  • 时间:2018-11-15 15:04
  • 人已阅读

  和她真正意义上脱离姐妹这个词后的第一次见面,是高一时夏季的晚上,回家路上经她学校门口遇见她的,也就只是彼此一个微笑。然后不在说话。都便匆匆走过。

  在这至少我们关系真的很好。刚毕业才上高中那会儿,我们的联系比以前任何一个朋友的联系都紧密。每天通电话,发短信。还经常聊天,留言。周末和节假日我们经常约好一起去玩。最深刻的还是,那时候,她经常来学校找我,我们手拉手一起吃饭,路上说说笑笑,感情一如从前那么好。甚至是更好。有时候,遇上她学校举办晚会或是我学校开运动会。我们会偷偷跑出来又在一起。谈曾经,谈现在,也谈未来。我觉得这些是最让我温暖的事,毕竟刚上高中,中考的失利在心里留下的阴影并未完全消散,又面对全新的环境。有这样一个人把自己惦记着。多孤单也不会太失落了。只是我们不会待太久,因为她学校离我们学校是有些距离的,想到她来来去去那么累。自然不想她赶路让她更累。所以我经常会让她早回。这样做,完全是出于纯粹的担心。只是我从不曾想过有一天我们决裂的理由竟是她说我每一次都赶她走。我极力解释,然而任凭我何种解释,她终于还是认为我是赶她走。于是,我便不在多说,只是很想笑,我从不曾那样想过,也不曾想到她是那样理解我,只是觉得很好笑。

  那天我们都出奇的冷静,没有大声说话。都静静的听着彼此说话。我记不清楚我们说了那些话。依稀记得她说的一些让我想笑又想哭得话。她说我们之间总是她在不断的付出,我从未给她任何的回报和感动。那一刻我看着她像是从未认识过她,从来没有真正了解她一般的看着她。我不知道后来离开时她是怎么样的表情。我只知道掉头离开的那一刻,我的一双被泪水模糊的双眼看不到前方的路。第一次心里感到揪心的痛,为她,也为我自己。

  她叫沫,从小便住在街上。我是二年级来到那里,我们的友情也是从那时候起。她是离异家庭的孩子。所以有些想法我们并不能达到一致。换句话说,在家人这方面,她有些偏离,那种偏激是任何人都改不了的。再有就是年龄上的差距。她是99年的,我是96年的。尽管是这样。我个人认为这些差距并不是多影响我们的友情。就是那一年,我们从小学到初中,乃至现在,一直活在彼此的生命里。虽则现在只是一种简单的方式或者彼此的生命里,但那些年的情谊,尤其是初中是怎么也忘不了的。于我而言,那是我人生中最宝贵的三年。

  我们的初中并没有分开,还在一起,而那时,关系也犹为好。我一直拿她当好姐妹看。但却不是有心事就立刻想到给她说。从认识到现在一直是如此。或许就像她所说,我可能真的没有给过她任何感动,但我对她也是问心无愧,更不曾伤害过她,一丝一毫都没有。

  初中的时候,她介绍我认识了班上另一个女同学,欣。其实我跟她也不能说是初中才认识。早在小学时便都互相认识。那时候我们都是彼此班上的佼佼者,被老师同学四处夸奖。久而久之也就认识了。只是那时候没有任何交际。有时候面对面走过都不会打招呼连表情都不会有。这样说来,或许初中时我们才算是真正认识吧。像我这种慢热型的女孩遇上欣那样活波中带有些忧郁的女孩竟有一种“与君初相识,犹如故人归”的亲切感。或许是出于年龄上的相同,或许是出于性格的大致相同,又或许是因为我们当初都是被人心里的神话吧。总之,到了后来,我们的感情好到中间挤不下任何人。

  而在旁人眼里,我,欣,沫我们三个是最好的姐妹。只有我们自己知道,其实并不是那样。因为我的缘故,欣和沫总是经常吵架闹脾气,欣不会像我有事都忍着。而我对于这样的事也早已习惯。夹在两人中间。除了难受,多是自责。毕竟沫是和我从小玩到大的人,她担心我因为欣的出现而离开也是情有可原。而欣则是我真正意义上的知心朋友。偏偏两者眼里又容不下彼此。而我不管作何选择都会背负一种感情债。

  初二下学期,我中途转学到另一所学校。走后,便听说他们不再有任何来往。就连普通朋友也算不上。我听了多是有些震惊的。毕竟以前我们三人进进出出都是一起。即使我走后,她们心里有私愤也不至于连朋友都做不了吧。当然,我管不了她们也便由着她们去,自己更不想再多管。初三那年,我又重新回到了那所学校。我说过初中是我最美好的三年。但这三年里,初三是最美好的一年。那一年,面临着中考,也算是面临着半个未来。我们三人没有以前那样总是吵闹,但也总免不了会有矛盾的时候。记不得是第几次沫再一次说着是欣挤入我和她之间,破坏了我跟她的友谊。我终于是忍不住,说出了我认为是我这辈子说过的最伤人的话。我告诉她,让她什么都不要怪欣。让她不必对我这般好。说她所有的好都不会有回报说完。我其实是以为她会生气,然后等她骂我,再决裂我们的关系。不想她却说:“你可以不把我把最好的姐妹,可以不把我放在第一位,我只是希望你随时去那里都能让我跟着,这样就已经足够了。”然后不再说话。我虽说是不会给她任何的回报。但我确实也不是心硬的人。说到总不能做到。只是相比于她,我对她的付出确实是很少。比如说,大冷的天,她从家里带来热开水给我;害中耳炎那次,每节下课她都拉着我去寝室给我上药;又比如热天里,她会给我准备好湿巾和矿泉水;每逢周末上学,她老早便打电话问我什么时候去学校,然后又老早的在学校附近的一座桥上等我来上学,帮我拿书包。而再细就

  忆我为她做的,真是没有几件。

  省去我们中间更多的相处,只留下些许最值得回忆的片段。原来,我们一路走来竟是这么长这么长。真的,她是童年时便活在我生命里的人。尽管她不是我知心底的姐妹,但她对于我而言绝对也是无可替代的人。而现在我们的关系仅仅只是最熟悉的陌生人。说来有些可笑,但这又是不真的事实。我不知道为什么,我总以为就现在这样,我应该是高兴的,更应该是轻松的。因为终于不用那么累的活在两人中间。而且我也曾确实想要她真的离开。可能是习惯,又可能是愧疚。总觉得我们之间不该就如此结束。

  而我想,我终究是欠她一份情,至少这辈子我是还不了了。就算是她曾做过许多伤害我的事,就算是除了我她不在有多余的朋友,就算是所有人都认为她自私,小气,霸道,虚伪,心机重,就算是她随意告诉别人那些关于我的最伤痛的秘密。但我都原谅了而且可以忽略不计,甚至还是觉得她给我太多感动。于是我一次跟她说:“对不起,我欠你太多”她只说:“那些年她的付出全然是心甘情愿,我无须自责,毕竟你曾是比我自己还重要的人”我也就不多说。有些想哭。我于她而言,终于是在年轮里变为了曾经,还是很伤心,直到现在,这种痛都还没消失。

  想起曾经说做一辈子的姐妹。我不知道这短短的一年时间里我们俩究竟是谁背离了谁。而我确实是受伤了。最起码我不太敢相信长久这个词了。而既是如此,我不想做过多的纠缠。我一直相信一句话:时间留下最真的人。既然已经离开,我也不再挽留。尽管曾经多美好。但我必须珍惜我的真心。但若是有一天,她累了,伤了,痛了。再回头找我时,我定会张开双臂给她最温暖的怀抱。我这样说绝对不是浮夸,我想我是有这样的胸襟的。当然,我更不是为了显示我的大方,也不是为了展示我的大度。我只是想说,因为懂得所以慈悲。而我想我大概是一生都不会再相信这句话,这是她曾经说给我的一句话:“全世界背叛你,我也不会背叛你”我不知道这句话又在谁的耳畔响起。我不再去关心。我只知道,这句最让我感动也最让我受伤的话我一生都不记得。

  惟愿流光不负,岁月静好。我终于是释怀,又或许是更深的较。而无论是前者或是后者,都是我道不出的心情,无喜无悲。毕竟,从童年时光到青葱岁月她都是活在我生命里重要的人。

  突然,我想起一首歌,记得有一句这样唱:“好朋友只是朋友,疯狂以后。还是一个人走。”

  于是,关于我和她的过往,我全都忘记。然后 掉头离开,头也不回的离开。

上一篇:文艺青年邱老板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