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青年邱老板

  • 文章
  • 时间:2018-11-15 15:04
  • 人已阅读

邱老板开了一个小湘菜馆,事必躬亲,每晚六点一过,准时趴在柜台上数钱。

我和邱老板的交情就是从这家小馆子开始的。那天邱老板就趴在柜台上,看罗永浩的新书《我的奋斗》,四周空无来客。我一看那书就乐了,问他,希特勒的《我的奋斗》看不看。话匣子一捅开,邱老板就收不住了,从春秋诸子一直说到郭敬明,我憋了泡尿,直后悔干吗提这茬。

赶快转移话题,抱怨菜不辣,完全是江南人口味。我说,要辣,要辣,要辣辣辣!邱老板瞥我一眼:你怎么不去吃辣椒精,那个要多辣有多辣。我琢磨着,他的潜台词是不是:有多远,滚多远。

话虽如此,我还是决定帮一下这个有趣的小老板,找了报社的朋友,活生生地把这家无名的湘菜馆炒红了。邱老板有点感动,差点想着以身相许了,被我一巴掌劈开。

混熟了才知,在邱老板略显猥琐的精明之外,他几乎是另一个人。不算账的时候,他的最大癖好是上博客,其痴迷程度严重超过了其他兴趣。凌晨三点才就寝,看一看大佬们都在说什么,想一想正确的人生,一看一想一走神儿,就更睡不着了。

邱老板的另一癖好是看电影,他囤了三四千张碟片。在我的强烈游说下,湘菜馆装上了一个巨大的投影屏,在烧蹄筋和剁椒鱼头的浓烟中,我和邱老板一人拎着一瓶酒,乐滋滋地看着那些永远不可能在电视里看到的低成本纪录片。声音放到最大,一点都不理会其他客人的投诉。

饭馆开在电动车市场的院子里,我问邱老板是不是故意的。此前的岁月里,邱老板就是个倒卖电动车的。当然,他卖的是升级版电动车,又称摩托,我揣测他是看过《摩托日记》的。

再倒退二十年,邱老板是个法律系的学生,没去做律师,怕说违心话。

有一回喝多了,邱老板想搞个小型实验空间,有酒,有兄弟,有文艺,你唱评弹的玩昆曲的演话剧的,就在那儿可着劲儿造,随便玩。我们越说越兴奋,一箱啤酒就见底了。旁边的兄弟,一句话就把我的气焰灭了:你们两个不靠谱的,就扯吧!

邱老板把瓶子往桌上一戳:就是要做自己喜欢的事,这辈子平平淡淡的,总要金戈铁马一回!

然后我就扔下瓶子鼓掌了,为了金戈铁马。

上一篇:幸福就是把直路走弯

下一篇:没有了